自信.瀟灑.張國榮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4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相逢張國榮(1996)



生活中的他該是什麼樣子呢?
一個風雨的晚上,一個悶熱的攝影場房,聽說他今天拍《金枝玉葉II》直拍了十八個小時,又聽說他少爺脾氣十足,采訪隨時做不成……結果聽到的傳聞通通都錯了!


他雖然面容明顯有點疲倦,不過見到我們也輕輕一笑,禮貌地打了個招呼,我們鬆了一口氣,有機會矣!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,聆聽著他的睿智見解,我忽然覺得,不管你見沒見過他,他都是一個引你遐想的人,他的傲也是他的本錢。


他的衣著樸素,著一套灰色的便裝。他看人很專注,他的笑聲很響亮,他的言語很爽直……
他的日本、韓國歌迷為了一睹他的風采,到香港旅遊,先去參觀他的豪宅及其名下的咖啡店,想起在一九八九年他突然宣布退出歌壇,成千上萬的歌迷為此驚嘆過,哭泣過。但他的電影事業沒有全身引退,繼續拍了《阿飛正傳》、《白發魔女傳》和一些賀歲片,期間戲劇性地唱了《白發魔女傳》的主題曲,加上《金枝玉葉》的成功,他頗逍遙自在地返回樂壇,唱起了自己喜歡的歌,直至和陳凱歌合作《霸王別姬》在國際揚名。


其實,張國榮的成名路本身就像一部電影,不過一切來得有血有肉,人在江湖而只做自己喜歡的事,多令人羨慕。且聽他自己的一番表白:


 張:我喜歡演戲,只需有滿意和吸引我的搭檔,當然包括編、導、演各個方面,我承認自己有時會崇尚名牌,但拍出來有深度的作品多少令人產生虛榮感。


記:聽說你選擇劇本非常嚴謹?
 張:因為香港好劇本實在太少了,一個編劇的收入有時候連一個小工也不如,小工每天開工,三個月可以有十萬、八萬的收入,相反編劇絞盡腦汁創作的一些好作品常常還要忍受給人當廢紙丟棄,這種現像令人好無奈……


簡直聽者傷心,見者流淚。


 張:香港的電影近乎停滯不前,潮流不可全無,起碼有過一陣子古惑風,但不算厲害,港產電影票房失利了好一陣子,每個大檔期幾乎都被西片搶盡風頭,我覺得這好不公平,不少演員都樂意花較長時間去拍部好片,但為什麼有些影片可揚威外地電影節,有些又只有七日壽命?何況香港電影確實在亞洲已佔重要位置,這是不容置疑的,只是已經無法再支持這個低潮,大家必須出一份力才是,我決定給自己一個電影冷靜期,說不定執上導演筒,專心生下自己的第一個Baby,我是絕對認真的……


記:有什麼具體計劃嗎?
 張:我會優先選擇文藝片,一直以來,我都想導演六十年代的《林鳳傳》。我對林鳳的故事情有獨鐘……(心目中的女主角選好了嗎?)覺得袁詠儀可以勝任這個角色的,因為她的眼神有點像林鳳。


記:那她豈不是得增肥?
 張:(笑)對啊!她最該做的是學習林鳳的走路姿勢,因為林鳳的步履早成其獨特的label(標志),要拍《林鳳傳》,等於為她寫一個Biography(傳記)。我擔心林鳳後人不少,會很敏感的,拍得不真實,當然不好,如果太真實又可能得罪別人。


記:我們雜志主要介紹流行音樂,能不能對喜歡你的FANS說一說你對音樂的感覺?
 張:五年前,為了將全部心力投注在電影表演上,不想唱歌了,這樣也使我在電影事業上達到顛峰,後來拍《夜半歌聲》這部戲,我與辛曉琪合唱了主題曲,剎那間我發現音樂終究是我生命中無法割捨的興趣,其實我愛唱歌更勝過演戲。


只要是心有所繫,對所鍾愛的人、事、物肯定是無法輕易割捨的,即使是經過時空錯隔,仍舊衝刷不掉心中潛藏的鍾愛之情,唱歌始終是張國榮心中的牽掛,縱使他在電影方面成績豐碩。


 張:再度唱歌,其實大家也可以說我反悔了,但就是因為自己太愛唱歌,因此如果說這些年來都沒有想過再唱歌那肯定是騙人的,尤其是看到現今唱片市場,有那麼多不會唱歌的人,也都唱得不亦樂乎,而我自己又有許多優厚條件,那又為什麼不唱呢?


六年前,Leslie在自覺沒有對手的情況下退出歌壇,而今再度唱歌的他,是否考慮成敗得失?


 張:我相信自己沒有失敗,只會成功,況且我的偶像派形態已過了,現在的只是音樂人,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和愛音樂的人分享,所以我不覺得有任何壓力,只想開心唱自己的歌。
然而究竟是如何的轉變調試,使得張國榮更加坦然?


 Leslie笑著繼續說道:「這些年,我真的改變很多,就像以前我面對媒體會非常緊張,甚至驚慌失措,但是現在反而能夠很自然,誰說這不是我最大的收獲……」


自信、倜儻的張國榮總是直率、篤定地訴說著身邊的每一件事,不論是說唱歌、談電影,他都散發其獨有的魅力,他的通告、檔期排至九七年年末,到那時,他才可以真正鬆口氣。十月末,他會放下手上所以工作專心練氣、排舞,為他即將舉行的世界巡回演唱會做好准備,他想再度和自己挑戰,用音樂展現自信征服人心,就像 Leslie強調所說『我只是愛唱歌而已。』
 
 
96年《當代歌壇》哥哥專訪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