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信.瀟灑.張國榮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4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Leslie - 傷逝1995 (1)




原來真的沒有人可以擁有全部,只不過大家都與生俱來,有個自動洗腦器, 將好的留住,壞的洗掉。 完美如張國榮,也有大大小小,無法彌補的遺憾! 尤幸都在前半生,過去了。 奈何回首細看,依然無法釋懷!特別是說到在他眼中,愛得有保留的媽媽﹔ 特別是說到,寂靜無聲的童年。 群眾眼中備受寵愛的人,原來畢生最渴求的是愛, 至今仍念念不忘第一次被人疼錫的感覺。 不敢投訴了,什麼?上帝不公平呀!

 
張國榮自小就有一種奇怪的第六感,覺得生命裡不多不少會和某些地方有些關連。那時他常替父親送貨,出入高尚住宅區。

 童年有夢


「阿爸是裁縫,所以有人說我的氣質來自家庭。一個裁縫的兒子,能有什麼氣質可言?不同的是,阿爸出名在替馬龍白蘭度、希治閣等人做衫,我時常進出他的公司,見到很多氣質優雅的人,漸漸開始喜歡生活上的享受。」


「以前幫阿爸送貨,送去豪苑,已經覺得這個地方很美,自小就覺得,梅道將來一定和我有點緣分,真的,有些事情很難解釋,好像淺水灣,唔,將來有機會,我要買架開蓬跑車,住淺水灣,得閑去兜風,小時候的夢想,長大之後,竟然一一實現,從來沒有人教我的。」


或者唯一一個,是大姐張綠萍的第一任丈夫,張國榮十分十分喜歡這個前度姐夫。 「他很懂得和小朋友溝通,人長得漂亮,有良好的教育背景,是大學講師,還有是大家姐,所有關于生活品質的種種,他倆教曉我不少,大姐現在仍是個附庸風雅的女人,站出來就知道是個有教養的人,我很疼這個姐姐。」


 此生有憾 
 
 
盡管張國榮非常疼錫家裡每一個人,但說到家事,他仍然滿腔遺憾,尤其是那個寂寞得可以的童年,他更是無法釋懷。 「我從沒和爸媽一起生活過,長大之後,和阿媽在寶華大廈住,合不來,小時候最需要被關注的時候,他們沒有和我一起經歷,現在和阿媽就像一對普通朋友,會在經濟上支持她,像朋友多過親人。」


 「小時很寂寞,我是不愛吵鬧,沒有聲音的小朋友,任何人來我家,你在廳,我在房,你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,嬰孩時期已經是這樣,懂事之后,覺得家里很混亂,有好多人物,但沒有一個關心自己,唯一最疼我的是工人,三年前也過身了。你問我他們其實是否很錫我?可能是,但小時候最需要的關懷和愛護,永遠都無法彌補。對上的八哥比我年長八年,還可以和我玩什麼?沒人理,沒人教,大姐和我相差十八年,可以溝通是長大之後的事情。」


 對於爸媽,張國榮的感覺是兩個絕對。 「阿爸疼我是無條件的,阿媽對我好好,是有條件。意思是說,如果今日我不是張國榮,阿媽對我的愛會有所保留。阿爸已經去世,但我始終覺得,他對我的愛全無保留,只是他不曉得表達。他是個極之大男人的男人,喜歡花天酒地,不曉得關懷家人,男人很多都是這樣的。但自小我就知道,我和他說話,他是有耐性去聆聽,阿媽是完全沒有,所以到現在,我和阿媽連一句心裡話也是無法交流的。」
 


 
 渴望被愛


第一次張國榮有被人疼錫的感覺,是八哥給他的。 「小時候逛大丸,有個賣玩具的攤位,我喜歡一個放映機,用來播卡通片的,賣三十八元,在當時來說,十分昂貴。我想要,老人家不准買,我為了這個心頭愛,回家就哭,竟然哭出病來,但一樣得不到。結果八哥出來做第一份工,就帶我去買,那是第一次有被人疼的感覺,我很疼錫他們,同樣地,我亦非常的渴求被愛。
 
 
基於心靈上需要被愛的感覺,張國榮身邊有一大堆年紀比他大的朋友,對他好得不得了,多數是四十歲以上。 「和年紀比自己大的人,反而相處更融洽。好像契媽(張玉麟夫人),她疼我的程度,比親生母親為甚,予我強烈的母愛感覺。但唯一我要控制的,是不容許她太縱我,我喜歡人錫,而不是嬌縱。她對自己的孩子亦然,所以有人會擔心,張國榮一定被她縱壞,其實剛剛相反,和我相處之後,她反而有改變。」

張國榮說自己從來不是個被寵壞的孩子,只是性格上太過“唔輸得”,所以特別辛苦。 「有一陣子大家說怕了和我打麻雀,我不是脾氣差,會鬧牌、掟牌,而是以十分嚴肅的態度對付一副牌。到現在到現在仍是五十、十,上落有多少呢?贏輸才幾千元,而我認為這不單是遊戲,而是覺得麻雀充滿哲理,值得研究。

( 待續 )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