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信.瀟灑.張國榮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4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「明周」1985 - 張國榮首次躍上封面


 

張國榮帶着輕鬆的步伐,領着我左轉右轉,穿過很多地方才來到樓上這個小小的會客室。他在我旁邊坐下來,我留心到他指間夾了一根燃着的香煙。

  
「你不是說要戒煙嗎?」他從十六歲開始抽煙,抽了十多年忽然戒掉,全是為年中的首次個人演唱會做準備。
  

他看看手裏的香煙,對我說:「已經少抽很多了,以前每天抽包半,現在減至五枝。醫生叫我不要一下子戒斷,要逐步減,要不然就會發胖的,到三、四月左右,我就完全不抽了。剛戒煙覺得很開胃,但我怕胖,控制著不吃太多東西,寧願吃醫生開的維他命。」
  

 不浪漫的戀人
  

張國榮有一個相交七年的女友,這個女孩目前在美國念商科,「今年是第三年,要五年才畢業。」前些日子他赴大西洋城演唱,便順道去探望女友,「那次見得很少,只聚了兩天,要待她暑假回來,才能夠見面了。」
  

「怎麼從來沒見你的女友公開露臉呢?」
  

「去年我跟她一起看阿倫的演唱會,沒讓你們碰見而已。」張國榮這樣形容他的女友:「她細細粒粒,只有五呎二、三吋。我們認識雖然七年,但還是前年才好起來的,可能過去她的年紀太小,我沒有那份感覺。到了去年,我借她家的游泳池拍唱片封套,接觸的機會多了,感情也愈來愈好。」
  

他換了個坐姿,往下說:「那天我們本打算在上午拍攝,因為上午陽光柔和,池水顯得清澈,但天公不造美,太陽一直躲在雲裏,只得改在下午拍。我在水裏浸了六、七個鐘頭,因為不懂得用水肺,只好在池邊深呼吸,然後閉氣拍攝,拍十多廿秒忍不住了便游回池邊。那天浸水浸得太久,眼睛很痛。」
  

張國榮和攝影師郭志堯就這樣在水裏忙了半天,結果卻是白忙了,「由於陽光太猛,池水看來比較渾濁,拍得顏臉清楚的就姿勢不好,姿勢好的臉孔又太暗。」他把那張照片遞過來,問道:「像不像浮屍?」其實照片裏的人物並不像浮屍,但也不太像張國榮,他說:「由於時間緊迫,那張封套終於改用影樓照。」
  
「你和女友天隔一方,用什麼方法維繫感情呢?」
  
「用長途電話,兩星期一次。」
  
「沒寫信?」
  
「她有,我沒有。我很懶寫信,但她生日我會寄生日卡和訂鮮花送給她。」張國榮笑了起來,「我是個很不浪漫的戀人。」
  
問他有沒有想過結婚,他這樣說:「我的事業剛起步,現在我是跟事業結了婚。」
  

 叫價並非易事
  

談到初戀女友,「她已經成為黃太了。」說來不帶半點依戀,「最近我在飛機上碰到她,她做了空姐,我們談得很開心,回來以後她還打電話向我要風水先生的電話。」
  

原來張國榮去年找人看過風水,把家裏的灶都移過,結果霉運一掃而空,憑著那首Monica走紅樂壇。
  

聊到一半,他的同事推門進來說:「非洲那家賭場的人來了,在等着你。」
  

那人一轉身,我便瞪着張國榮問:「你的歌迷竟然遍及非洲?」
  

「南非有很多中國人的。」然後又喜滋滋的告訴我:「Monica現在是上海的Number One流行曲呢!他們叫我去登台,但我不能去,因為我的電影要去台灣。」他最受歡迎的是Monica,但他跟我說,他最愛的是「風繼續吹」。
  

喝了口咖啡,他說:「我現在真的很開心,因為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又可以賺錢。我沒入錯行,我很愛娛樂事業,年紀大了便轉當幕後,我可以把自己懂得的傳給新人。我沒有生意頭腦,但我懂得叫價。你知道嗎?叫價是不很容易的,叫高了別人笑你妄自尊大,叫低了自己吃虧。」
  

「打算在幕前做到什麼時候呢?」
  

「還不知道,但肯定會急流勇退,絕不會做到阿叔阿伯模樣仍站在幕前。青春對我是很重要的,而上天在這方面特別優待我。」
  

 從前是雞仔聲
  

「現在竄紅,你覺得是由於自己的進步,還是公司的幫助呢?」
  

「老實說,我揣摩了多年,直到Monica才懂得如何在錄音室裏唱好一首歌,我覺得自己從前是雞仔聲,到現在才真正開聲,我感到我在進步。公司是很疼我的,我不敢說我在華星做第一把交椅,但如果用grade來區分,我是A grade。」
  

張國榮個性率直,心裏這麼想,嘴裏便這麼說。當我向他提起陳百強的時候,我尤其感覺到他的真性情。
  

我說:「你和丹尼最近攬頭攬頸——」
  

他打斷我的話,直截了當的說:「我不希望他的名字出現在這篇稿子裏。」
  

「為什麼?」
  

「因為他和我根本沒得比。」說話剛離口便連忙補充:「我不是說他唱得不好,但他唱來是柔的,我是剛的;他高音,我低音。為什麼偏要拿他跟我比呢?為什麼不拿我跟阿倫或羅文比?」
  

「我不是拿你跟丹尼比,只是那天丹尼說,你現在有了信心,所以灑脫起來——」
  

這回張國榮是有點氣了,「他說這話太不負責任了,我一向都對自己有信心,如果我沒信心也不會在這行捱八年,如果沒信心我老早轉行了,我從不灰心,而去年的成績更是有目共睹的。」他冷靜下來說:「我跟他只是hello goodbye friend,我們坐在一起沒什麼話題,只可以談時裝。平日跟朋友聊天,提到丹尼,他們也會輕輕帶過。其實我跟阿倫更談得來。」
  

 自認人緣不俗
  

看見他如此介意與丹尼比,禁不住問他:「人們最近常拿你跟阿倫比,你又介意嗎?」
  

「不介意,有得比才好。但要是拿不同級數的人跟我比,我就不高興了。」這人真是直得可愛。
  

張國榮沒有偶像,但娛樂圈中有幾個人的工作態度是特別令他欣賞的,「阿倫、小鳳、羅文我都非常欣賞,也許由於我們的際遇相似,都是捱出頭來的,所以特別值得我效法吧!」
  

他認為自己人緣不俗,在圈中也有幾個知己朋友,而湊巧幾位都是女的,「我跟她們可以談心事。梅豔芳與我合作最多,我們一起走埠,互相照顧。在加拿大我喉嚨痛,她代我彩排;在吉隆玻她生病,就由我代她。還有陳潔靈和杜麗莎,都是我的知己。」
  

「你跟梅豔芳感情這麼好,有發展成密友的可能性嗎?」
  

「不可能,她並不適合我。」
  

「你喜歡哪類型的女孩?」
  

「說出來我怕開罪人。」但到底他也老實說了:「我喜歡的女孩不是飽曆風霜的,我喜歡開朗純真的女性,雖然純真未必是好事,純真的人可能膚淺。」
  

我見過張國榮很多次,每次都是鬧哄哄的場合,每次他都敷了粉,但這一趟,他的臉是乾乾淨淨的。我問他:「你很喜歡化妝?很貪靚吧?」
  

他說:「我平日根本不化妝,但每當要與記者見面,便刷點粉,這樣照片出來效果好些,給人的感覺也好一點,日本藝人是很流行這樣做的。我不是貪靚,但凡事講究質素,工作方面也是。」
 
 
 
 
 哥哥這次的訪問說話頗犀利,事後某記者還拿這番話去問Danny,「張國榮對一個記者說,現在他是A級人馬,你不能與他相提並論, 看了那篇文章,你是不是很激氣?」演藝圈的恩怨就是這麼來的,但倘若不是Danny在先前另一篇報導中這樣回應記者「某記者:你說過張國榮因為最近紅了,才與你比較接近,也是他恢復了自信心! Danny:是的。我是這樣說過。」哥哥的反應或許不會那麼激動。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