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信.瀟灑.張國榮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4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張國榮唱「香夭」缺侍女 寶珠阿刨阿嗲自動請纓(1999)






 
「明周1999/11/27日 第1620期 」


 張國榮唱「香夭」缺侍女 寶珠阿刨阿嗲自動請纓


時間過得很快,一代名伶任劍輝女士逝世已經十年了,無線在廿一日晚錄影了一個特輯紀念任姐, 雖然仙姐未有出席,但也請來任姐愛徒陳寶珠、龍劍笙、梅雪詩,加上其他到場嘉賓,令這一晚的電視城星光熠熠。


節目進行時,大家都懷著尊敬的心情來懷念任姐,但未開始時,化妝間內的眾位大老倌卻展露了輕鬆的一面。原來節目安排上,有訪問阿刨和阿嗲的環節,阿嗲向來說話不多,為著不知應說什麼而煩惱,不禁說:「唉!要我講嘢喎!不如叫我唱首曲好啦!講嘢我唔掂架!」阿刨聞言, (立即搭腔果然是好拍檔!):「係啦!不過如果要唱就不如著埋戲服上埋妝做場戲囉!穿上時裝企棟咁唱,咁辛苦,我唔制架!一對手都唔知應該放係邊好,奇奇怪怪的 …」


嘩!!這正是「龍梅組合」重現眼前的大好機會,記者連忙慫恿:「不如就做場戲啦!」但阿刨笑笑口:「嘻嘻,都係唔好啦......」


此時,張國榮突然出現,從門口伸了個頭進來,對二人說:「我在節目中會唱「香夭」喎!」看來甚有興致。阿嗲聞言也雀躍起來:「係喎!我都聽過你同仙姐一同操曲,唱〈再世紅梅記〉唱得幾好, 你實掂啦!」哥哥立即笑得好甜好甜!不過,對著兩位老倌,他又撒起嬌來:「不過當我講『不需侍女伴身旁,下去』後,沒有人和我說『知道』喎!」


「唏,我同你講咪得囉!」嘩!這個自告奮勇的,竟是龍劍笙!只見她講得這麼開心,阿嗲也一於玩埋一份:「好呀好呀,我又講!」不過,哥哥還是取笑阿刨:「喂, 你做生角喎!得唔得o架?」「點解唔得?」阿刨立即嬌俏地用子喉說了一句「知道」好正!


室內立即充滿了開心的笑聲, 大家都在哈哈哈的時­候, 寶珠又走過來:「你地講得好開心呢!」「嘻,我唱「香夭」時,阿刨和阿嗲會講一句『知道』呀」(哥哥的子喉都好厲害!) 哥哥一臉得意洋洋,十分佻皮。遇上這麼好玩的事,怎少得了寶珠的一份? 寶珠立即要求加入:「我又玩!我又玩!」不過,哥哥則開玩笑地用懷疑的眼光詢問:「你把係男人聲喎!」阿刨和阿嗲聽罷哥哥這個突然的問題,都笑得差點掉下眼淚 …….


寶珠聽罷,立即示範了一次。不過,又真係幾男人聲,效果甚為搞笑。哥哥忍俊不禁,邊笑邊說:「唔得唔得, 個 key要再高D,高D …」這次連寶珠都忍不住大笑起來了, 再說了一次『知道』。哈,今次竟然完全不同,是一把百分百的女人聲,意外地發現,原來寶珠的聲音可以這麼「多元化」非常好玩。


玩笑過後,錄影開始了。張國榮雖然在多位名伶前演出,可是其水準之高,實在不似是「初哥」。 「香夭」一曲家傳戶曉,在場觀眾無一不曉。阿姐甫開口:「倚殿陰深奇樹雙。」 觀眾即跟著「倚…..」, 然後張國榮接上:「明珠萬顆映花黃。」 也許是大家想不到首次演唱粵曲的張國榮, 竟有這麼專業的腔口,觀眾們的反應非常直接,他們不分珠迷還是雛鳳迷, 一同大力鼓掌喝采,氣氛非常熱烈! 此後,每當阿姐開口,觀眾就留心聆聽,當哥哥開口時,均報以如雷掌聲。


終於到了那句價值不菲的『知道』了。 只見陳寶珠,龍劍笙和梅雪詩在台下,留心著那個「介口」,然後一同拿著咪說:『知道』, 這個突然其來的驚喜,令在場的觀眾興奮得直叫好!雖然偶像只是說了兩個字,但已夠戲迷們談論後久了。


興奮過後,觀眾都被哥哥的歌聲吸引住,尤以高音的一句「將柳蔭當做芙蓉帳」哥哥唱來輕輕鬆鬆,應付自如,觀眾不禁細聲交談:「掂呀!哥哥好正喎!第一次聽他唱,竟然可以比好多伶人唱得還好!」又有人說「還以為他只懂時代曲,唱粵曲時感覺得奇奇怪怪的,一定是仙姐教過他啦!」不論箇中原因為何,大家也猜想得到,其實除了仙姐的指點外,哥哥的天賦才能也是重要原因吧!相信今後哥哥又多了一批新歌迷了。




 先來看看哥哥唱香夭的風采






「明報」 1999-11-23


 唱粵曲悼念任劍輝 張國榮梅艷芳緊張冒汗


張國榮、梅艷芳兩位流行樂壇大哥、大姐前晚1999/11/21亮相無線,參與戲曲界前輩任劍輝逝世十周年而製作的紀念專輯錄影,阿梅獨唱一曲《花院盟香》,哥哥則和汪明荃合唱《帝女花之香夭》。兩人面對大老倌陳寶珠、龍劍笙和梅雪詩等演出,無不緊張到掌心冒汗。


阿梅坦言:「對著大老倌唱粵曲喎,當然有壓力啦!之前哥哥提醒我不要做太多造手,以免做錯,不過他就緊張到不停造手,其實他和阿姐都唱得好好!」


 哥哥提任姐眼濕濕


哥哥也是得朋友介紹和任白認識,他想起任姐生前為人,忍不住眼濕濕說﹕「當我見到她們時,即刻自願投降,她們簡直是天王巨星﹗」前晚他首次在熒光幕前唱粵曲,笑謂﹕「平時我都有同仙姐(白雪仙)練曲的,她老人家既有雅興就陪陪她。今晚若不是她邀請我才不唱呢﹗」對於演出極受好評,哥哥堅持做‘票友’說﹕「我只會玩票性質唱粵曲﹗」


文﹕嘉芙蓮




香港商報 1999-11-23


 張國榮唱粵曲只是玩票性質


張國榮除了在演唱會上唱過‘客途秋恨’之後,從未與人合唱過粵曲,前晚他與汪明荃合唱‘帝女花之香夭’來紀念任姐,可說是處男獻唱。


張國榮表示,他平日都有跟仙姐操曲,而今次仙姐親自邀請他演出,他亦一口答應,但由於他對曲譜不太熟,為免出錯,他就選擇了‘香夭’,因為這首曲既熟,又易上口,終於他也能順利唱完。


唱過今次之後,張國榮坦言對自己的唱腔信心大了,但卻不等於他會向粵曲界發展,因為他唱粵曲只是玩票性質。




 
新報 1999-11-23


 夥拍張國榮掀高潮 汪明荃小心翼翼唱香夭


【本報記者小鴻報道】汪明荃與哥哥張國榮合唱「帝女花之香夭」,掀起全晚高潮。哥哥在螢幕前首次開金口唱粵曲,他表示近期忙於拍戲,少了陪仙姐操曲,故擔心錄影時出錯,所以已預備出問題後,留低再重錄。估不到出錯的竟然是阿姐,可能近日忙於拍「創世紀」,冇時間操曲,故在錄影時唱漏三個字﹐要待節目完畢後重錄。


阿姐亦認為是拍「創世紀」之過,她笑說自己唱腔有進步,像開竅一樣,可惜累街坊唱漏三個字,連累哥哥要再唱多次。她更補充希望大家花多點時間陪仙姐,關心她多些,以慰任姐在天之靈。


我的想法: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說哥哥和阿梅有獨特唱腔是因為粵曲的關係,我不是香港人,聽不懂腔調的差別,但我就是覺得哥哥獨特的腔調和咬字是很吸引我的。而我亦深信哥哥是懂也適合唱粵曲的人。雖然有人批評哥哥的「客途秋恨」唱得不知所云;黃霑亦指那是哥哥較新式的唱法,但我除了覺得那樣很好聽之外,我也認為正統的客途秋恨一點也難不倒哥哥。端看香港演藝圈,能演譯流行歌和粵曲的歌手,真的就只有他們倆了。


 文章出處:按此click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