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自信.瀟灑.張國榮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85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1985張國榮親自口述之自傳(七) - 進入娛樂圈




 參加亞洲歌唱大賽


就是在19775月,在那段時間我的同學和他的朋友搞了一些民歌的組合。在那時我也是那個樂隊的主音歌手。我還記得那個樂隊改了個名字參加當時一些公開的比賽,那隊樂隊叫做"ONYX"ONYX是一種奇怪的石頭,是一種全部黑色的石,這種石都挺光亮的。用這個名字都參加了幾個比賽,有時還得了第二、第三的成績,但永遠都拿不到冠軍。然後就去了參加一個亞洲歌唱比賽,由一間電視臺"麗的"電視臺也就是亞洲電視的前身所舉辦的。我的朋友就幫我報了名,說要兩個一起去參加比賽。但結果最後他連初賽也進不到,在試音的時候已經給人淘汰出來。而我就一直捱到了決賽。


或許都幾僥倖,我在香港區的比賽獲得了亞軍,有機會出線到這個亞洲歌唱大賽的總決賽。到了總決賽就有8個國家參加的。在那次可能在計分方面有些徇私,那個菲律賓的批判。我記得我跟那個菲律賓的選手在那個比賽裏根本就競爭得很劇烈的。在爭那個冠軍的時候,就在最後一次打分的時候,那個菲律賓的評判就給了我一個全場最低分,77分。而香港的批判給菲律賓選手的分是93分。這樣一拉距離就遠了,所以在最後這個總決賽我就得了第五,而那個菲律賓的朋友就得了冠軍。其實這位菲律賓朋友,如果大家有留意到香港樂壇的歷史的話,或許有些印象,他就是丁馬卡度。他就拿了那年的冠軍。但是那年的冠軍對我一點影響都沒有。


 簽約麗的電視及寶麗金


"
冠軍"可能是一個反宣傳,可能大家覺得那晚菲律賓的人對我們香港人不是很公平,所以(使哥哥)還有一些一夜成名的感覺。可能是這樣的理由之下,第二天我就去見了鍾景輝先生,鍾景輝先生就跟我簽了一張合約,合約是叫我負責在麗的電視做一些綜合性節目,月薪就是1000元。那時候對於我相當需要獨立,這1000塊對我不得不少是個引誘。舉筆一揮就簽了三年合約。在那三年,其實我也不是過得很不自在,我也可以嘗試脫離家庭的生活。至少我在英國過了一段較長自己獨立生活的日子,我也不習慣和家人一起生活,所以就自己搬了出來,在廣播道租了一間房,當時廣播道租金是500塊。


哈哈,大家問我張國榮還有500塊你怎樣用啊?麗的電視那時的飯堂就是我的飯堂。早上起來的那餐是麗的電視,中午那餐是麗的電視,晚上那餐也是麗的電視。還有問KING SIR借了幾千塊租了間房,買了些家私我就住了進去,然後每月扣回我一百塊。那就是我用900塊維持我的生活,但在那時我仍能夠剩下幾元在我的銀行戶口裏。但我出道以後,外間對我的反應也不是太理想。我最記得我算比較夠運,剛參加完歌唱比賽後,寶麗金唱片公司羅置我成為它們的基本歌星。叫了我去試音以後就讓我跟陳美玲,就不是日本揚威的那個陳美玲,是叫PAG CHEN,她就是跟我一起進入寶麗金錄音。我們兩都簽了寶麗金的合約,而寶麗金也在某個時候嘗試跟我出了一張唱片,並不是出一張個人的唱片,而是一張雜錦的唱片。



裡面有一首歌叫"I LIKE DREAMING"。我還記得這首歌的PRODUCER是一位德國和混英國籍的PRODUCER,我也不太記得他的名字了。ANYWAY,這位德國和混英國籍的監製就幫我灌錄了這張唱片。唱了這首歌以後,出來的反應就是不好,就是不受樂了。那時還有很多批評說我雞仔聲,或者是說我不成熟,總之一般來說都是惡評。77年一次流行音樂會,那時我記得就有溫拿和阿SAM,他們鬥得很厲害。我很記得那一次,因為那時我第一次給成兩千多人"喝倒采"的一次。



 第一次被拆台及第一部電影


我還記得那一次是第一次給人"喝倒采",在想為什麼是這樣的呢?為什麼我要這樣給人"喝倒采"?我又沒有做錯事。自己還記得穿一件紅色的T恤,白色的褲。我還記得那時有觀眾喊出來「回家睡覺吧你!」就這樣。那是第一次歌唱比賽之後的公開表演。



在那時這麼徬徨的日子裏,當然想著去搏殺,每個人都是,我也不例外。我最記得自己的歌唱事業一開始就觸礁啦,也有某間電影公司找我拍戲。也是我電影第一部錯誤的開始。第一部電影,記起來都幾奇怪。人衰起來真是有頭有路,有某大製片家在當時已經很出名的了。他就打了個電話給我,叫我去見他。去到見他,他就告訴我他想拍一部像紅樓夢式的電影,是一部笑片來的。我就問她誰是女主角,他說是黃杏秀。我就覺得「哇,黃杏秀跟我做戲,當然很開心啦!」尤其是我的第一部戲就做男主角擔正。結果真是"擔得正",薪籌當時很少,6500塊,但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引誘,是我第一份最高人工的JOB。於是我就答應了他拍。



簽了合同以後,拍了幾天,覺得很不對勁,原來這部所謂"笑片"的紅樓夢是加插了很多黃色的成分,但聽說他們的人力是很厲害的,就是你不能保證有一天張國榮走出街的時候給人打餐懵(毆打一頓)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給人打的。在那些忍氣吞聲的時候,只有硬著頭皮拍了下去,出來以後,這部電影一出街,反應非常好,最後還遭電檢處禁演了。理由當然是因為太色情,我就蒙受不白之冤,之後真是衰了幾年。這部電影我從來都不是很想去講它,因為它是我第一部電影,也是我第一部給人賣豬仔的電影。之後就發誓有一段時間不再觸碰電影。


 參演電視劇


惟有就是在麗的電視的綜合性節目上唱唱歌,苟延殘喘一下。到了最後的一段時期,麗的電視的綜合性節目也BYEBYE,理由就是不夠歌星,惟有我就坐冷板凳,坐了三個月。當時麥當雄的勢力起,就拍一些《鱷魚淚》、《大丈夫》諸如此類的電視劇。在《鱷魚淚》裏,他嘗試讓我做其中一個角色,也覺得我有一些演戲的細胞,就問我是否有興趣加入電視劇組,也就是話劇組。在那時候我覺得只要有工作讓我做,我就會做的啦。那我就加入了他們的話劇組,而繼續下來就拍了幾部叫做比以前反應好的劇集,如《對對糊》、或者〈甜甜24味〉這些青春派劇集。這段時間差不多都有兩年了,在這兩年裏,我認識了一個由羅文介紹認識的經理人,這個就是羅文以前的經理人,也是我以前的經理人。





在那段日子我也認識了陳百強。在那個時期,大家有興趣搞些青春的電影。我也與陳百強合作了兩部電影,一部是〈喝彩〉,做歹角;第二部是〈失業生〉,也是歹角。不知是不是當時的女仔歌迷比較單純一點,覺得你是做一些歹角、壞角,那麼你個人就永遠都是壞的。一壞就壞了很多年。唱片方面也百無頭緒,也沒有人說要跟我錄唱片。



有一天我回到寶麗金的時候,寶麗金的要員馮添枝先生跟我說:「你的合約已經滿了,你已經幫我們錄了兩張唱片,一張中文、一張英文,反應方面也不是太理想,我覺得你可以隨便選擇你的唱片公司,我們也不需要或者沒有那個意思要跟你繼續合作了。」在那時我當然是很不開心啦,但也沒有講給些同行聽。所以很久,一些朋友還以為我在寶麗金,直到我講了出來他們才知道我離開了寶麗金。在那個時間,或者天無絕人之路,又有一個新的挑戰在我身上。


 新挑戰


這個新的挑戰就是我踏入了走阜(登臺)的征途。在那段時間,我覺得雖然錢不算多,但對於一個這麼沒有事做的藝人來說,也是一件可以打發自己空閒時間,無論怎講也是一個工作來的。我那時的〈浮生六劫〉阿,〈方世玉〉電視劇去到新加坡、吉隆玻,雖然那個熱潮過了。我所謂"熱潮"的意思是指潘志文那個時代的〈變色龍〉就已經過了,但那時至少仍有很多人想去、好奇見見一批不是這麼紅,但是有POTENTIAL的藝員,我就是他們選擇的一個。



 新加坡及泰國登臺


因為〈浮生六劫〉、《鱷魚淚》、甚至〈遊俠張三豐〉這類武俠劇過了去星馬,我就有了機會到新加坡登臺。新加坡登臺沒有別的,就是場數多。場數多就是我曾經一連一口氣唱了21天,這21天一日是有兩場的。大家可以幫我計數,一天兩場21天就是唱了42場。這個42場真是唱到我聲音都嘶啞了,但就是因為給人的感覺我搏得很盡,所以一唱完這個合約,這個SHOW以後,就又有一張新的合約又來到我手。當然在酬勞方面也加了一點,對我來說也是一種鼓勵。新加坡朋友就沒有那麼熱情,但到了泰國就對我是一種很大很大的驚喜。就是我在泰國這個地方,無端端我做了一個超級巨星。



理由是我的一部武俠劇,在麗的做的〈浣花洗劍錄〉在泰國是大行其道。我方寶兒那個角色在泰國一紅就紅了三年。我開始都不信的,直到我第一次收到一封泰國的影迷信的時候,我才發覺我在泰國真是有這個地位的。這樣一去就去了四次,四次都是做自己的所謂演唱會。每一次都搞到幾有聲有色的,也有很多朋友去看我。在那時我才發覺自己是天無絕人之路。而在泰國我也認識了一些很有心,也很想提攜我的朋友,譬如是一位大家熟悉仍未遺忘的超級女星,嘉玲拉(不是劉嘉玲)。嘉玲在泰國很安樂,她有一對子女,她丈夫跟她也是有很好的關係,所以就過著一些很富裕充足的生活。我們香港的藝人去到,除非不是很熟的,如果是熟的,每一次,即使是不熟的,嘉玲都很好客。每次去拜候她的人都很多。那次我去表演,也跟我的樂隊去到她家,她用了鮑魚雞燉翅諸如此類名貴的食物來保充我們的精力。直到現在嘉玲跟我都很好的朋友。


 拍『檸檬可樂』的難忘經驗


當我走完這麼多阜,跑完這麼多碼頭回來之後,發現香港電影蓬勃了,也有幾間電影公司找我拍電影,雖然並不是什麼大的製作,至少我也有機會去做我喜歡的事。當時我拍的電影就有邵氏的〈檸檬可樂〉,也有羅維公司的〈衝擊21〉,也有後期的〈烈火青春〉、〈鼓手〉、〈第一次〉很多很多的電影。而這些電影最值得我懷念的和讓我記得的就是〈檸檬可樂〉。因為〈檸檬可樂〉是在香港第一部票房超過500萬的青春電影。雖然對我來說有振奮的作用,但我覺得那間電影公司就一點都不會做,因為至少從來沒有恭喜過我,鼓勵過我。



我最記得拍〈檸檬可樂〉的時候,有一次我們需要到澳門拍外景。這間公司就用一種很差的態度來對我的,就是叫我和燈光師SHARE一間房。根本這是無關係,無所謂的,因為是到外地拍東西不應該這麼計較。但是我覺得他們是制度上不太好,好像給一點錢就要用盡你那樣。那我就自己去租了一間房。而唱歌呢,我指定了誰跟我作曲,他都說不好啊,太貴了,讓我們宣傳部的人來幫你寫些歌詞就算了。另外一部讓我很記得的電影就是〈鼓手〉。


 我被她傷害得很深


   
對我很有影響力的女人就是讓我差一步就不喜歡女人的女人啦!這個女人是我在DISCO認識的。在8182年是我在事業上最低潮的時期,在那個時候就是別人常說的整天常去DISCO玩的階段。在那個時期我認識了一個女人,這個女人是一個混血兒。這個混血兒我剛認識她的時候,是抱著一種〈巴黎最後的探戈〉裏馬龍白蘭度與那個女主角的情景的心態,就是你現在只需要我的肉體,不需要問我是什麼名。這樣來往了幾次,我想她當然知道我姓什麼,但我從來沒有問她姓什麼的。


發生了關係以後,我們好了一段時間,直到我問了她名字,我還打算跟她一直好下去。然後才發現這個女人是一個老千來的。老千的手段是很高明的,現在說起來也核突(噁心),她不止是會騙財騙色,不止是騙我,還差點在財方面騙了我的家人。我覺得對我的侮辱是很大的。至少我對她是一種愛心,而她對我在感情方面是一個很大的傷害。在那段時間,我曾經逃避到要離開家裏住到酒店。理由是她找些黑道人物來搞我。過了這個階段以後,我覺得自己對一些女人失去了興趣。然後在我身邊的都是男性。譬如在商業電臺的鍾保羅,也是我身邊的男性之一,當然是有他的女朋友的,那時候他也是吃散餐。(意思是話鍾保羅對他的女朋友不是很認真的)


 此文章轉載自< 聚榮堂 >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