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自信.瀟灑.張國榮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75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1985張國榮親自口述之自傳(六) - 英國留學



 申請留學

在香港讀書時,上了中學以後,告訴大家我是一敗塗地,除了一科英文就沒有什麼厲害的了。讀了一年中一留班,然後讀到中二,又危險了,其實也是留班,但最後沒有留到,又是那科數學累事,永遠都不會那些新數的。我爸爸就很氣了,你都知道,他又要顧著面子,上到爸爸公司的時候,他黑著臉,"看你在香港都是讀不上的了,有沒有想過到別國讀書啊?"我那時覺得很丟人的,就說"好啊,當然好啊!"大家都知道,人永遠都有種逃避感,到別國衰了也沒有人知道啊。從這時開始覺得自己的爸爸對自己也有一種親情在的。

但長大了想法就不同,不知他是否覺得面懵自己的兒子讀到中一又留班,到中二又留班,就把我送走了。剛好比較幸運的是,中二的一個同學也申請了到英國讀書,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去美國加拿大,而且覺得美國加拿大手續繁複過英國。當時英國就有種拜金主義制度,反正你有錢就行。那裏的考試真是笑死你,你寄了一個FORM去,因為我的同學有全部的資料了,當你寄了FORM去,它會寄會條題目給你來考試,然後你把題目寫了寄回去就叫考試了。那時,我沒有自己寫,我給了我姐寫,當然我姐的程度是不同我的,肯定PASS了。所謂叫申請不用兩個月就搞定了。連書信來往的時間,幾乎還未說PASS,它又寄來叫了填表入學交錢了。聽完一首歌,我再給你們說說我在外國的留學階段了。

 往英國求學

    我去的時候呢?發生的事很怪的在我身上。家裏很多人送我機,包括我爸爸,我媽媽,我的家姐哥哥、六姐。我去的時候給自己的感覺是「快點讓我離開這裡,我根本都不想在香港。」所以,就是童年種下的各種效果了,我一點傷感都沒有。我最記得我跟他們揮了一次手之後,跟他們bye bye了一次之後,轉身就走了,一點留戀都沒有的。然後上到飛機,飛機那裏又有趣事了。我最記得那時是搭包機的,這包機叫"LAKER",不知道現在香港還有沒有LAKER的包機,那時是專門給學生仔搭的,很便宜的,一千多元就有,SINGLE WAY幾百塊就可以到英國的了,還有停的地方也很少的,我記得在印度一個地方停了一次就直飛英國了。第一次搭飛機就能搭到珍寶感覺到很幸運,怎知道被人夾在中間。大家搭過飛機都知道,飛機是有放電影的板的,上面有部放映機,就是在中間的,每格的中間都有,在珍寶機上,我就坐在它的下面。突然上面的機掉了下來,還有四條螺絲釘在連著。直到飛機飛到雲層上,飛定了,那些空中小姐才叫我走開,讓她們擰實翻那些螺絲釘,就這樣到了英國。

來到英國,覺得那裏的天氣跟香港一點都不同。那時去到是八月尾,都算比較遲了,因為多數人都是八月初去到英國跟親戚住的,我就沒有親戚在英國住的,所以比較遲才去。到了那裏搭一個朋友接了我機,在他睡了一晚,第二天就送我到學校了。

  初到貴境

    那時侯是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睡了28個小時。一到那裏就累到死了,但卻沒有什麼時差,就是這樣睡睡了一天多,那個人推醒我的,那個是姓李的,是我爸爸朋友的兒子,他說:「張國榮啊,你要回學校了。」就這樣送了我回學校。我覺得學校都挺大,都幾好,我人那時對東西都沒有什麼要求,沒有什麼咽尖(挑剔的意思),可能因為並不是出身什麼名校,沒有說這裏怎麼這麼小的之類的話,因為到了英國學校一般不可能太小的。

到了學校的時候,那裏一個人都沒有,只是有一個老師和他的太太,還招呼我吃了一客三文治。直到第二天,才有學生回來,然後發現自己被安排在16人的宿舍裏,因為我剛到的時候是JUNIOR,是初級班,但不是BB班,我在香港也只是讀到中二而已,但到了那裏卻連跳幾級,到了相當於香港的中四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自少就比較容易適應環境,也比較任勞任怨,所以到了那裏也不是覺得那麼不習慣。而我的那個跟我一起去的同學比較挑剔,因為可能是他自少的家庭背景的關係,他爸爸是一間輪船公司的BOSS,我到那裏就沒有瘦,反而是肥了,理由是我把他那份也吃了,而他就像有些絕食抗議那樣,因為我們到了那裏並不是很多東西吃,告訴你們我們那時在英國讀書時的餐排是怎樣的。

 吃早餐

    早上7MORNING CALL,那所謂MORNING CALL並不像是酒店那些,你喜歡幾點就叫人幾點叫你。肯定是7點鐘像響警鐘那樣響一陣子,然後自己就自動起床來收拾床鋪,自己穿好衣服,走一段大概十分鐘的路,上到一個MAIN DORMITORY,那裏就是所有飯堂,校長也是住在那裏。我們就開始祈禱,7點半開始有早餐吃,早餐我們吃得特別多,理由你們一會就知道的了。在吃早餐時,我們有的餐牌就是炸魚條,牛奶,麵包,還有兩隻蛋,我都不明白那些蛋是怎樣來的。那些雞蛋都不知道怎樣來的,每隻都像那些鵪鶉蛋那樣小的。

吃午餐及體育課

    到了中午12點的時候,我們就放吃午飯了,吃午飯的東西香港就很少人吃的,是些很粗的東西,包括一些肉派,還有一些用些雜肉、切碎了的牛肉、瘦肉做成的派,下午的餐就是喝水的,沒有奶飲的,吃完這些就有一個甜品,就是果凍之類的,吃完後就要上課了。上到三點就是我們的運動時間。運動在那時使到我現在發育到這麼高大的項目。我們在那時的英國是強迫教育的,一定要上體育課的。要不是給人拉去踢足球,就是選去打欖球。

說真的,兩樣東西我都玩的,但玩了第一次欖球之後,就沒有第二次了,因為做我們同學的那些14歲左右的鬼仔都是發育完全的,個個高到成座山似的,整可以打欖球啊,給他們撞了幾下就撞散了,所以我們呢就被編到下一組去打足球。踢足球我就肯定不會去踢守門的啦,因為龍門都是STANDARD SIZE的拉,有24尺長的,就是現在國際水準的那種,永遠都是做那些左翼啊,右翼的那些,因為我們中國人跑起來不會慢那些外國人很多的,短途不計較氣的那些我們都幾棒的。還有我那個同學在那時就很少運動的,他還藉故叫他爸爸寫了一封信說他小時曾患小兒麻痹症,他就不用上體育課,我就是唯一可以跟他們玩在一起的中國人,因為全間學校只有兩個中國人。

 吃晚餐

    時間過得很快,在英國的生活真是過得幾無聊的,如果說星期六是最開心的日子,尤其是那些鬼仔。因為星期六是野獸出籠的日子。為什麼說是野獸出籠的日子呢?逢星期一到星期五,因為我們是全日制的,沒有放什麼假的,不是像香港的學生那樣開心,放學可以回家的,只有兩個讀DAY TIME的同學因為住得近,所以可以回他們的家睡,而其他300多的同學都是在學校寄宿的。

講到晚上,吃完午飯,有人就問我晚餐怎樣?晚上那餐就是,當我們三點打完球,到五點鐘就要全部人都到一個叫PLAT LIBRARY,在那裏就要你去溫書,也會有兩個先生裝一下模樣巡一下,你讀不讀是你的事情,你畫公仔,打XX,打圈,畫星星也沒有人理你。在那裏我們溫習到8點鐘,又打鈴了,我們又回到那大宿舍,那時開始派東西了,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一出叫《新苦海孤雛》或《苦海孤雛》,像胡啟榮現在的手勢,那樣拿著個兜子,勺一些阿華田,奶茶到你的杯子裏,然後就每人排兩塊餅乾,就這樣度過你難忘的一晚了。

 公仔麵充饑

    如果你說你是盧葉楣那樣的身型,千萬要到外國讀書,因為可以隨隨便便減幾十磅。很多外國留學的朋友,都或者有我們的習慣,都吃不慣外國的菜,或吃不慣那些魚手指,肉派,就會在他們寫信回家訴苦,說他們不夠東西吃。這樣一來可以多些從家寄來的POCKETMONEY,二就是叫他們寄一些公仔麵來讓我們充饑。我的朋友和我的宿舍經常有偷東西的毛病,我們睡的是陸架床,旁邊還有個小櫃子,讓你放些經常用的東西,試過一兩次那兩盒公仔麵離奇失蹤。之後我們就向一個教地理的先生訴苦,地理先生就同情我們,借了他的廚房給我們用。

在他未借廚房給我們的時候,我們是怎樣煮公仔麵的呢?就是呢,我們的宿舍是有冷熱水喉的,我們把熱水喉開差不多五分鐘左右,水就稍稍滾一些。那我們就在拆公仔麵的程式方面比較小心啦,不要把袋子拆爛,要把它拆成一張紙似的,一張很平的紙,然後就要買一個膠的,但不會溶的碗,將公仔麵放好很小心的加些熱水放公仔麵到碗裏,然後將張紙很平的蓋在上面蓋好,然後用手按著,直到三分鐘,那個麵還沒有什麼動靜,直到15分鐘後,那個麵才勉強可以吃。但在那時已經很好的了,因為真是沒有東西吃的,到了晚上,那頓晚餐就只有一杯東西和兩塊餅乾。這段日子熬了幾個月,到我們認識那個地理老師,同情我們,我們就可以用他的廚房了。

 地理科老師

    說起這個地理先生,我真是很懷念跟他一起的日子。因為譬如我們讀歷史啊,英國文學的課都沒有什麼實驗。但到外國讀書的朋友都知道,到外國選讀地理的很容易有一些旅行,那些旅行就叫做"FULL TRIP"了。我最記得我的學校是在諾域治那裏,然後我們就搭BUS到火車站,搭火車到列斯這個地方,那裏開始接近蘇格蘭。接近蘇格蘭就開始多些山脈可以看了,因為英國格蘭本土是平路一條,沒有什麼山可以看的,直到到了蘇格蘭才有些瀑布、山可以看。我還記得那時回香港渡假的時候看了一部《14女英豪》。

 考入大學及回港

    14女英豪》就是由何莉莉,李青那些所謂當代女影后合起來,還有李麗華很多大牌女星做的。我記得爬到諾域治郡那裏,有間YMCA。在這YMCA,我們白天就要開始看地理的東西。我們在那裏可以看到很多瀑布,中雨石的山洞。爬到那個山的時候,那座山的筆直程度,就像我說的《14女英豪》那裏的女將軍爬的地方那樣直,那樣危險。但是我們全部都避過了,但在那次也有危險的就是,有條我走的路,上面是懸崖,而我們就走到下面的時候,突然有東西掉下來,竟然是隻山羊。

讀書的東西我講完給你們聽沒有?還沒有。我讀書是一波幾折的,我記得我讀了五年半,由中四讀 LEVEL,然後我就拿了獎學金,然後就來了列斯的大學,考入了那裏的紡織班,在那個紡織班我讀了一年多一點。其實根本就是呢胡啟榮就在外邊笑,說完睡公主做紡織那樣,其實紡織是有很多東西讀的,像美術設計之類的也讀,還要畫畫,那時我也很有興趣,還有我覺得如果我的興趣繼續培養下去,我可能有一天成為一個成功的設計家。

但是好景不常,讀到一年多一點,香港就寄來一封信,就是我爸爸因為酒患的關係癱了。你都知道老人家到那個時候以為自己癱了就沒有希望的了,因為自己差不多是"蒙主寵召",就寄了封信來叫我回香港。回到香港就覺得很百無聊賴,但爸爸又不主張我回到那邊,理由是他不希望到死的時候沒有我這個兒子送終。就這樣我就回來,但那時我還不想這麼快幹活,因為那時年齡不是很大,我也不想去幫我爸爸洋服公司的手。所以我寧願去讀一些插班生,那我就到了另外一間中學讀插班生。但是這件事我是很少有跟人提起。

在那段日子我也有些幾搞笑的事。我回來的時候,我的英文的程度已經很好的了。那時的一些私立英文學校的英文程度也不是很高。所以曾經那裏的校長開玩笑的說,"你的英文程度差不多已經可以教中二、中三了,不如你不要讀書去教書拉"。我說你開玩笑而已,我堅持要讀回中五的插班生。理由可能是我的程度可能高過很多中五的一般學生,但我的中文是差過他們的,在回到香港的時候我是專修中文的。

 此文章轉載自< 聚榮堂 >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